•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宋北云
听书 - 宋北云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151、9月3日 晴 牧童遥指喀秋莎

伴读小牧童 / 2020-05-14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四十七张用硬质纸张画的设计图全部铺在了桌上,上头是全部都是各类武器的设计图,从手枪到地雷几乎涵盖了十一个领域的三十七种武器。
  
  如果这些东西都能量产,哪怕是降级到一战甚至普法战争时期都能完全碾压这个时代的任何兵种,但显然因为铸造工艺的问题,枪械量产几乎就成了做梦,除非他能把从炼钢到机械锻造再到流水线的所有基础工业全部创造、升级和改良,否则一切都是个梦幻泡影。
  
  直到他翻出了自己曾经设计过的一款火箭炮时,他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
  
  如果说枪械的突飞猛进是这个时代不太现实的,那么火箭炮却踮踮脚就能够捞到的。
  
  现在看来火箭弹一直到一战才开始出现雏形,比枪械晚了许多,那其实主要是因为化学和机械结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也就是说那时人们还没有打开这扇大门。
  
  但宋北云不一样啊,他自带科技树!
  
  于是他从这些所有的设计图里将几张火箭弹的图拿了出来,开始进行符合时代的指标改进。
  
  首先就是战斗部的改进,他将原本的装药改成了白磷弹配方,这一课是大二技术工程老师上课无聊的时候教的白磷弹配比,简单、高效、原材料易得、便宜且他娘的杀伤力惊人。这要比原本的TNT战斗部对有生力量的杀伤强许多并且可以造成魔法伤害,即便是免疫弓箭的铁浮屠提前诞生也架不住一轮火箭弹的齐射。
  
  第二个就是推进装置,虽然叫火箭发动机,但其实原理就跟二踢脚差不多,未来火箭弹能打几百公里也许是需要发动机来驱动,但现在宋北云希望它的有效射程就在0.8到1公里之间,可以精准有效的覆盖打击敌方集群化的步卒与骑兵就足够了,所以推进装置相比的技术含量就低了不知道多少倍。
  
  第三个就是击发、引信这两个部分,因为现在并没有电池这种东西,那么就只能进行一种相对原始的蓄能击发方式,比如手摇式的放电器和磁力切割放电器,这两者相比起来手摇式的击发时间长、效率低但整体却更简单实用。
  
  再者说了,都覆盖当喀秋莎用了,在乎个屁的效率,就用它了,不管好不好,先实现从无到有再说……
  
  至于引信,宋北云认为这个反而是最简单的一个部分,一个完整的引信部分分为击针、火帽、雷管、传爆药和保险机构这五个部件,每个部件都不算精妙,弄出来不会太困难,最困难的大概就要属撞针部分了。
  
  至于雷管之类的,宋北云作为一个化学专业的高级选手,没事偶尔研究一下炸弹导弹手榴弹这既合情理有又合逻辑,毕竟未来的时代很多学科之间的界线本身就很模糊,再加上他的选修课老师又是一个狂热的军事爱好者,知道这些一点都不奇怪。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宋北云却仍匍在桌上细致的更改着设计图,加装了不少合理化改进,旁边的废纸上则写满了关于不同的弹药的化学方程式以及上级方程式树。
  
  房门吱嘎一声被打开,抬头却见是玉生站在门口:“我下来见你房里仍有光亮,便来看看。”
  
  宋北云笑了笑:“有麻烦事了呗,别提了。”
  
  玉生张口想要说话,却是半晌没能开腔,最后只是反身进了厨房,笨拙的引火开始熬粥。
  
  粥刚熬好,天色已是大亮,玉生刚要把粥给宋北云端去,却见他快步的走向大门处。
  
  “吃些东西再走。”
  
  “等会回来吃。”宋北云揉着眼睛:“我等会就回。”
  
  玉生叹了口气:“我也帮不上你许多……唉……”
  
  “没事,玉生哥。你们平平安安就最好了。”
  
  说完,他闷着头就走了出去,一路来到了福王府,此时金铃儿倒是还没起来,这孩子也是个懒散的东西,自然没有起早的习性,倒是福王已是在院中操练一番后正待洗漱吃饭了。
  
  可偏偏这一口米面还没入嘴,外头的侍卫就通报来讲宋北云来了,福王看了一眼身旁的王妃,王妃立刻会意:“红儿,加一副碗筷。”
  
  不多一会宋北云就走了进来,刚要说话但却看到福王妃也在,立刻露出笑容,搓着手打起了招呼。
  
  王妃可是喜爱这孩子了,他坐下之后就不停招呼着,极其热情的夹菜和问些奇怪的问题,这就整得福王和宋北云都很尴尬,但能怎么办呢,宋北云又不好拒绝,福王又怕老婆。
  
  好不容易一顿饭时间,宋北云和福王都被同一个女性给折磨的快要死掉了,如果宋北云猜的没错,王妃应该是已经开始给孩子取名字了吧,虽然没明确说但却是已经悄咪咪的打听宋北云的生辰八字了。
  
  这很符合一个中年妇女对即将出嫁的女儿的期许,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其他人那,不管是父亲还是年轻男性,那都是巨大的无情的折磨。
  
  因为一个操作不当,年轻的男子就成了窝囊废而同样窝囊废的还有年迈的老父亲。
  
  男人最害怕的其实并不是失败而是失败之后被人称为废物的压抑,包括但不限于“你好短、你好快、你不行、软趴趴的”等侮辱性词汇。
  
  而人到中年之后对这种恐惧更是变本加厉,毕竟本身的身体素质正在退化,唯一可以凭仗的就是社会地位和人格在家庭地位中的加持,但一旦连这个都被否定了,被评价为“连孩子都护不住的老废物”,那么人生自此就崩塌了,生命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当然,年轻人同样适用于这一条,当一个男人被冠以“把喜欢自己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送到别人被窝的龟公”这种前缀之后,不管未来自己发展成什么样子,也许人生都再也无法如初见了。
  
  所以,王妃的热情和对未来美好的遐想便成为无形笼罩在饭桌两个男子头顶的那一层厚重的乌云。
  
  “你们且聊着,我去喊金铃儿起来,这孩子总是这般不肯起床。”
  
  福王妃走了,福王慢慢端起汤放在嘴边,既不喝也不说话。宋北云也没有问什么,只是一直在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鸡蛋,两个人的动作机械而僵硬。
  
  “王爷,您这么聪明的人,总该有办法。”
  
  “你可不比我差,你有办法?”
  
  “反……”
  
  宋北云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福王用眼神给杀回去了。想来也是嘛,福王可是赵家嫡系,托孤亲王,天下谁都可以干那事儿,他却不行。毕竟他年纪不小了,从小看惯了权利的纷争也对这东西并无好感,而且还说不准会在史书里留下极为不光彩的一笔,说不定以后的电视剧里还会专门为他设置个转悠名词叫“福王之乱”,想来这种东西,他是干不得的。
  
  “还有多久?”
  
  “看太皇太后。”福王轻声说:“若是太皇太后仍安在,她的话比十个皇帝的话还好事,孝此一字,能堵天下悠悠之口。”
  
  唔,道理是这个道理,天下读书人不会逼着一个老太太骨肉分离,这有损孝道。天底下忠孝二字是读书人绕不开的那个坎,他们不敢也不愿意去爬这个墙,毕竟稍微出点什么乱子,就是他们担待不起的责任。
  
  “那……”
  
  “嗯……”
  
  两个人诡异的沉默,用近似于哑语的模式在沟通着,若是外人来了断然是听不懂的,可偏偏他们交流起来丝毫没有障碍。
  
  “所以……”福王微微抬起头看着宋北云:“你……”
  
  “千岁……”宋北云叹了口气:“我……”
  
  福王也是头疼的很,毕竟这带兵打仗的事,真的不是说谁来都行,这需天赋,而面前这人显然还没展现出他的天赋。
  
  “说说你的想法。”福王终于绷不住了:“我身为大宋亲王,此事需以国为重,帮不得你许多。但与国我为王,在家我为父,天底下谁不想要个两全其美。”
  
  宋北云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不知该如何,已是乱了步伐。”
  
  “士族、文人、地主、权贵如铁桶一块,牵一发动全身。大宋危难不在金辽、不在草原,就是在这田垄之间、在这书页之间、在这江湖之间、在这市井之间。”福王靠在椅子上:“我斗不动。”
  
  宋北云坐在那撑着脑袋想了半天,然后突然眯起眼睛一副贱人的模样笑了起来。
  
  福王不明所以,但看到他的样子,却也是知道这厮肚子里应该是又开始往外翻坏水了。
  
  “福王爷,可听过攘外必先安内啊?”
  
  福王:“???”
  
  “王爷,我们都想岔了路子。”宋北云轻轻敲打着桌子:“我刚才突然就想到了一个法子,虽然有点阴损而且可能会造成难以估算的后果,但其实这也算很好的一个法子了。”
  
  “你倒是说。”
  
  “这样啊……”宋北云搓着手:“王爷,可曾听过土改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开心小说(398983.com) 手机版:398983.com/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