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溯元行
听书 - 溯元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卷 第八十一章 恐怖热潮

单薄烟雨 / 2020-01-0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听书1五色身影的声音温婉动人,如同一道仙音温润在易尘的心中,将他黯淡充满灰色的心田有如被温暖的甘霖浇灌,再次绽放出清亮的色彩。

    眼中点点莹光不由自主地涌现,一股从未有过的亲切与思念不知道从何处而来充斥在易尘的心中。

    “你是谁!!?,为什么我会从你身上发现熟悉的感觉!!”。

    易尘脑海中在对五色虚影的熟悉与陌生感之间重复着自己的无尽的疑问与困惑,存在于记忆中的那一道又一道相熟之人的面容从他眼前一一闪过,却并没有从五色虚影上找到与自己记忆中符合的某个人影。

    不过五色身影那一句充满牵挂与关爱的叮咛响彻在他的脑海中,让他不由想起那一张与自己从小相依为命的精致脸庞,心中的疼惜渐渐驱散蒙蔽着他的迷雾,让他那一颗迷惑的心再次变得坚定不移。

    目光转而闪现出坚定的光芒,微颤的右手轻拂过眼前的身影,抱着满心的疑虑想要将之抓在手中,却不想只剩下显现出淡淡轮廓地五色虚影在掌风中完全散去,化作几缕温热的白烟从他的掌中流走,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踪迹。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这种环境下可不是你发呆的时候!”。

    脑海中那混乱的心绪还没有完全理顺,正欲要仔细重整自己思绪的易尘听到从他身后传来一声惊异的询问,将他的思绪从混乱中拉出,让他重新回到自己眼下的处境中。

    这时候他才忽然惊觉发现,自己已经从散修的队伍当中脱离出来,在他们的身后落下三个身位,即将要撞上自己身后的一人。

    易尘自然知道自己身后的人就是无形门等人中的一员,也正是他在出言提醒自己,所以惊觉过来的他微微放缓的步伐再次加快,快速跟上自己前方已渐渐走远的散修,同时整了整自己的声线,一阵沙哑的声音从斗篷下响起,头也不回的叹声言道:“没什么事,只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如此撼世的一幕,心里难免会感到不可思议罢了”。

    走在他身后无形门之人一愣,却是很快就反应过来易尘所说的意思,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意外,反而是十分正常的笑了起来,之后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淡笑道:“也难怪兄弟你会如此震惊,实不相瞒,当初老哥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心里的震撼那是比你现在还要多,只是....”。

    见得自己成功转移了对方的注意,易尘的心中渐松,而后一副十分惊奇的诧异道:“老哥为何如此,若是有不方便的话,大可以不必说于我听”。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易尘已经与无形门中少数几人熟稔了不少,身后这人便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关系虽说没有进展到可以互为朋友的地步,相比之下也要比其他散修的处境关系要好上许多,至少在面对易尘之时,他们都听书3会表现一丝讨好的意味。

    改变两者关系的根源并不是其他东西,正是刘洪在两天前吩咐他的手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个金玉盒子交给自己之后,才会出现这种变化的。

    易尘也没有过多的怀疑,当着所有人的面亲手打开了金玉盒子,毕竟修为修至刘洪这般境界,以他尊贵的身份和地位是不会做出任何毫无意义的举动来的。

    在那一个金玉盒子里面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存在,有的仅仅只是一颗品质上乘的疗伤丹药。

    这颗疗伤丹药光是在品质上就要超过易尘身上七成同等作用的丹药,即使是在他身上剩下的三成中,由他亲手炼制的也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数量,剩下的都是由洛初雪这位炼丹师亲自出手炼制的丹药。

    对于洛初雪的丹药造诣,易尘可谓是一清二楚,要知道他能够在这般年纪就成为一位正式的一阶炼丹师,就是因为有洛初雪亲自指导、培养的缘故,她的炼丹造诣只会在他之上。

    可想而知这一颗丹药能超过自己炼制的丹药品质的丹药,其必是出自一位顶尖的一阶炼丹师之手,更有可能是一位如同求青焱楼的严青一样的准二阶炼丹师,其价值可谓是千金难求。

    如此贵重的丹药能二话不说就送给他,这无疑代表着刘洪对他的态度,并不是如同其他散修一样,反而是带着明显的拉拢之意。

    刘洪的态度转变自然也引起其他散修听书4的羡慕与慎重,但又不得不说,仅是刘洪的这一行为就要比易尘击杀断臂散修的震慑还要有效。

    然而若是细思下去的话,这其实也代表着在自己击杀断臂散修一战中,通过对自己的观察,刘洪必然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让他不惜用如此价值的丹药来拉拢自己。

    关于这一点,就连易尘也弄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只能选择任之由之,若是发现事情不对,他再采取其他的应对之策。

    也正是因为这一件事,所有人都知道刘洪对自己的看重,因而无形门的其他人也知道自己虽然不是无形门之人,但能入得刘洪之言,也就意味着易尘其实已经相当于半个无形门的人,并且是由刘洪亲自拉拢的一个。

    可想而知,在品察到其中蕴含的讯息之后,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虚意,所有人对待易尘的态度都在无形中发生转变。

    易尘也是明白这种变化的出现意味着什么的,但对于他而言,更看重的还是这种变化带给他的另一个作用。

    对于深坑中存在的危险,易尘所掌握的情报还是太少,更多的还是从潜伏在青焱楼当中的萧乾处获取,连萧乾都没有得到太多的情报,更遑论他区区一位在青焱楼药堂挂名之人,亲自获取的情报几乎相当于无。

    因而在这种不遇而至的机会下,易尘自然也就不在表现出太多的冷傲,而是做出相当符合一位散修的行为,没有正面听书5拒绝刘洪的拉拢,也没有表现出散修不该有的冷漠,在欣喜与诚惶诚恐中通过只言片语的交流,在旁敲侧击下成功与无形门之人拉上关系,从而得到不少有用的情报。

    当然,他毕竟不是一位真正的无形门之人,关于无形门核心,以及此地较为隐秘的一些情报,在没有得到刘洪的首肯,他们也不敢跨越雷池告诉易尘。

    易尘也不好强人所难,能够获得不少自己没有掌握的情报,对于他而言已是意料之外,纵然心中再怎么奇怪吴形和费然两人的行踪和目的,也不需要过多的强求。

    身后无形门之人十分认真的感叹一句,从他的目中也是显露出几缕微光,脸上逐渐浮现一丝难以掩饰地惊色。

    只是在这之后,此人脸庞上渐渐爬满了几分忧色,用手摸了几下自己脸庞上的一道伤疤,目中闪过一抹恨意,低沉言道:“不过那只是当时的想法,在这样的鬼地方呆的太久也就见怪不怪了,而且这里这么多的危险存在,若是可以选择的话,倒不如让我回去星陨城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城门守卫也可以”。

    似乎是他的言语间的叹息触动了身边的几个同伴,每一个人的脸色都罕见的露出希冀之色,像是在表达着他们现在最想要的某个愿望。

    现在倒是易尘感到诧异了,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此人所说的意思。

    这里面的环境充满了压抑,短时间处于眼下这听书6种黑暗深邃的环境下或许不会给人带来太多的感受,但时间一长就会让人的感觉和情绪都开始变得狂躁。

    更何况这里面充满了许多不可预测的危险,每天晚上的异兽冲袭也不过是其中的一种,其他的危险根本不会如期而至,常常会在意料之外到来。

    可以说负责驻守在这样的地方,他们这些人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环境中存在的炽识火毒的危害,还要对不知何时会突然出现的危险而时刻保持担忧,在这样的压抑和被动下,引来他们这样的表现也并不奇怪。

    几人的沉默易尘也不好开口,只好闭嘴不言一语,身行亦步亦趋的跟随在散修队伍的最后面,直到右手手背上再次感觉到一阵有异于身体其他地方的惊人热量时,这才回想起之前飘荡在眼前的缕缕白烟。

    心中惊奇之下不由认真的看了一眼披在外面的斗篷,这才发现右边的斗篷正在一小股不知从何处吹出的微弱轻风的吹拂下微微飘荡,而视线落到斗篷的一角时,能看到一缕缕细小白烟正在缓缓飘散在空间里,至于斗篷的那一角正在黑暗中燃起点点火星。

    见得这样的情况,易尘不禁在心中一阵惊疑,掩藏在斗篷下的清秀脸庞满是不解,低语暗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

    “呼....呼....呼呼.....”

    伴随着再一次的低吟的呼啸风声传来,易尘耳朵微动听书7,各种各样的不同疑虑再次从心底涌现,下意识的就将右手置于崖壁之外的黑暗区域里。

    掌心上出现一阵几乎难以察觉的压力,在他细心感受下终于发现这是一股从深坑底下吹拂而上的微弱轻风,与他的手掌相撞之后穿过他的五指指间,之后撞上飘荡在空中的斗篷,将之缓缓抬升些许。

    轻风单从其感觉上与外界的没有太多的区别,若非是从轻风当中感受到些许不似平常的炙热,恐怕易尘也不会将之放在心上,也会这样认为。

    黄帝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寒极生热,热板生寒。寒气生浊,热气生清,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腹胀。此阴阳反作,病之逆从也。故清阳为天,法阻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

    故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股理,浊阴走五藏;清阳实四支,浊阴归六府。

    水为明,火为阳,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干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听书8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

    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阳胜则热,阴胜则寒。重寒则热,重热则寒。寒伤形,热伤气,气伤痛,形伤肿。故先痛而后肿者,气伤形也;先肿而后痛者,形伤气也。风胜则动,热胜则肿,燥胜则干,寒胜则浮,湿胜则儒泻。

    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故重阻必阳,重阳必阴。故日:冬伤于寒,春必湿病;春伤于风,复生飧泄;夏伤于身,秋必疾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

    帝曰:余闻上古圣人,论理人形,列别藏府,端络经脉;会通六合,各从其经;气穴所发,各有处名;裂谷属骨,皆有所起;分部逆从,各有条理;四时阴阳,尽有经纪;外内之应,皆有表里,其信然乎?

    岐伯对日: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

    目。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酸,听书9在志为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筋,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其在天为

    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在藏为心,在色为赤,在音为微,在声为笑,在变动

    为优,在窍为舌,在味为苦,在志为喜。喜伤心,恐胜喜;热伤气,寒股热;苦

    伤气,咸胜苦。

    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其在天为

    湿,在地为主,在体为肉,在藏为脾,在色为黄,在吉为宫,在声为歌,在变动

    为吵,在窍为口,在味为甘,在志为思。思伤脾,怒胜思;湿伤肉,风胜湿;甘

    伤肉,酸胜甘。

    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肺主鼻。其在

    天为燥,在地为金,在体为皮毛,在藏为肺,在色为白,在音为商,在声为哭,

    在变动为咳,在窍为鼻,在味为辛,在志为忧。忧伤肺,喜胜优,热伤皮毛,寒

    股热,辛伤皮毛,苦胜辛。。

    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威,咸生肾,肾生骨髓,髓生肝,肾主耳。其在天

    为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藏为肾,在色为黑,在音为羽,在声为呻,在变动为栗,在窍为耳,在味为威,在志为恐。恐伤肾,思胜恐;寒伤血,燥胜寒;咸伤血,甘胜咸。故日: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听书10;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阴阳者,万物之能始也。政日: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帝曰:法阴阳奈何?岐伯曰:阳胜则身热,股理闭,喘粗为之俯仰,汗不出而热,齿干以烦冤,腹满死,能冬不能夏。阴胜则身寒,汗出,身常清,数栗而寒,寒则厥,厥则腹满死,能夏不能冬。此阴阳更胜之变,病之形能也。帝曰:调此二者奈何?岐伯曰:能知七损八益,则二者可调,不知用此,则早衰之节也。年四十,而阴气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明矣;年六十,阴展,气大衰,九窍不利,下虚上实,涕泣俱出矣。故日:知之则强,不知则老,故同出而名异耳。智者察同,愚者家异,愚者不足,智者有余,有余则耳目聪明,身体轻强,老者复壮,壮者益治。是以圣人为无为之事,乐恬酒之能,从欲快志于虚无之守,故寿命无穷,与天地终,此圣人之治身也。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阴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满东南,故东南方阳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强也。帝曰:何以然?岐伯曰:东方阳也,阳者其精并于上,有余则耳目聪明,身体轻强,老者复壮,壮者益治。是以圣人为无仿佛周听书11围的黑暗可以吞噬一切的光线一样仿佛周听书11围的黑暗可以吞噬一切的光线一样仿佛周听书11围的黑暗可以吞噬一切的光线一样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开心小说(www.398983.com) 手机版:www.398983.com/wa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